2010年1月

昨天看到消息说,Oracle终于通过欧盟的审查,同意其收购SUN。至此,2009年最大最受关注的并购落下帷幕,SUN也结束了27年的创业历程。

Java之父也在其Bolg上发悼文:
So long, old friend...
http://blogs.sun.com/jag/entry/so_long_old_friend

[caption id="" align="alignnone" width="294" caption="So long, old friend..."]So long, old friend...[/caption]

除了Java的未来,还有一个让人担心的问题是,MySQL的前途。

PS. 翻查了资料,当年(大概是2004吧),SUN推出过Java桌面系统,据说系统需要20分钟以上(不是普通人能接受 囧!)。该系统就是Linux上“铺”个Java虚拟机,这想法被Google用来成就了Android。

昨晚在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就睡着了,今天吃完晚饭继续看——《听说(Hear Me)》这部电影给我带来了不少惊喜!感觉好久没看过这么舒服的电影了。

电影讲述卖便当的阳光男孩天阔,某日送饭到听障游泳队而偶遇小朋和秧秧两姐妹,并对跑起步来像水鸟的秧秧一见钟情。虽然秧秧为了帮助患有听障的姐姐小朋实现参加奥运会的梦想而奔波劳累,但天阔的积极主动使得两人的心渐渐靠近。可是在一次约会中两人因误会而产生感情危机,同时小朋也遇到意外而无法实现梦想。最后在三个年轻人的努力下,以美好的结局完结整个电影。

阳光下的年轻情侣,总是散发甜美的微笑,以白色为主基调,配以轻柔的背景音乐和插曲,那感觉仿佛初夏里微凉的风,又如寒冬里温暖的床……整个电影很清新、柔和,给人很舒服的感觉!而且导演的角度很细致入微,把生活很多平凡而幸福的细节都搬到荧幕上。好久没看到这样的作品了——即使看日本的青春电影,也总有那么一点硬硬的感觉。电影中使用大量的手语代替对白,即使两姐妹的矛盾爆发,也表现得像跳舞一样,看起来感觉不够强烈,可能不太习惯。也因为采用大量手语,演员们只能通过表情和肢体语言来表达人物的情感,特别是情绪激动的时候,应该比较难演绎,但出来的效果还不错。不得不提的是天阔的爸妈——很可爱的一对中年夫妇!特别是天阔的妈,很会体谅儿子。最印象深刻的一段是她教训儿子送外卖去太久了,导致便当卖不完,要儿子全部吃掉。但是刚好又有新订单来时,却让儿子专心吃饭,自己跟丈夫急急忙忙地做几份新的(-_-|| 此处文字表达不够味道,建议参看电影)。儿女总是父母心中的孩子吧。

朋友推荐我看的时候,说看了很感动,但是我当成喜剧来看。电影里,天阔以为秧秧患有听障,秧秧以为天阔是聋的,但最后才知道两人都是正常人……这不搞笑吗?

PS. 查了一下,才知道这电影是为台湾听障奥运会而拍的,难怪小朋的切入显得那么生硬。

就是得知黄渤凭借电影《斗牛》夺得第46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与张家辉共同获得,46年来第一次双影帝),所以才看了该电影。

说实话,电影的缺点满多的,但黄渤演得很卖力。特别是影片末尾,老迈的牛二遇到解放军的对白,就一个老农民。

看完该片,我想起了日本电影《我想成为贝壳》,同是诉说战争的悲剧。

昨天凌晨订的蓝牙耳机今天到手了!本来预计是明天到的,弄得我喜出望外。

买个蓝牙耳机主要用来听歌的,毕竟手机上插根长长的耳机线很不方便,其实也由于看到同事用蓝牙耳机听歌很方便,于是就买了Nokia BH-214。买之前也找了一下,发现市面上提供3.5 毫米音频插孔、可以换耳塞的蓝牙耳机并不多,价格适合的更少。本来想买同事那款“索爱”的,但是经过测试,我的G1连不上他的蓝牙耳机。经过多番对比和参考,最后买了这个Nokia BH-214(其实可选择的真少,除非买山寨的)。

到手后买上拿来连G1听歌。第一个感觉是那原装的耳塞音质很一般,而且是我不喜欢也不习惯的入耳式。所以立马就换上我的SENNHEISER(森海塞尔) MX360,居然感觉比直插手机上好!然后又试着带着它上厕所,手机放座位上,实验证明在厕所门口就掉线了,可能隔了个墙,距离也有点远。最后把它夹在衣袖上,耳塞线从衣服里面穿过袖子,通过衣领挂到耳朵上——就跟我想象中那样,太棒了!这耳机从外观到做工都让我满意,非常喜欢。不过缺点是打电话时声音很空荡,就像在操场听广播。反正我的电话不多,所以也能接受。

从此,我的G1就可以摆脱经常被插的命运了。再一次以Intel当年宣传“迅驰”的广告来表达今天的喜悦——“无线你的无限”。

以香港回归十周年为背景,讲述女主角阿妙的十年感情路——一个关于miss(失去)的爱情故事。这就是2007年的电影《每当变换时》,英文名为Hooked On You,据说原名就叫《阿妙的十年》(很草根的名字)。

其实在今年的第二个晚上(2010-01-02)就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看过了,但是看电视播放时穿插着广告,断断续续的很不爽,加上这片子也不错,于是今晚再看第二遍。

27岁的阿妙(杨千桦)因要帮其好睹的老爸还债,于是走进街市(菜市场)“富贵墟”卖鱼,计划30岁前把债务还清,并让自己嫁出去。虽然对同是卖鱼的鱼佬(陈奕迅)产生好感,但她始终不能接受“街市佬”(菜市场的男人)。将近30岁的一个晚上,妙老爸突然心脏病发离开人事,阿妙也因此摆脱了债务,然后参加“毅进”课程学化妆,并在30岁后找到自己的事业。但是绕来绕去,还是找不到值得嫁的人。最后跟鱼佬重逢,才发现真正想嫁的人已经找到了,但此时鱼佬早已组织了个美满的家庭。阿妙也悟出了“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过程”。

比较伤感的故事。其实男女主角都有很多发挥的空间,即使某些情节还不错。幸好导演是杜琪峰的徒弟罗永昌,还亲自担任剪接工作,而且杜琪峰作为电影的监制,所以总体效果不错,也是吸引我看第二遍的原因。同时正如网上的评论一样,让人失望的《老港正传》(同时香港回归十周年的电影)比不上本电影。

电影中有些情节还值得回味:

1)“好似Prada既Gucci(很想Prada的Gucci,两个都是衣服的名牌)”。阿妙一直想买的钱包,正如她想找的男人,都是不存在的东西。最后她说找到了想要的钱包,就是鱼佬送她的那个,也就是说其实鱼佬就是值得嫁的人。可惜这电影是个悲剧。

2)片尾“富贵墟”的众人站到“富贵墟”顶上,后面飘着区旗,然后众人敬礼。这好像是直接向香港回归十周年致敬。

3)治“千年虫”(电影里的千年虫是指人体肠道里的寄生虫)药与非法传销。这个好像是讽刺当年说的电脑病毒“千年虫”(其实也不能称为电脑病毒)。现实中“千年虫”并没有带来明显的危害,是因为都做好了防御,还只是个骗局?我不知道。

4)香港的移民潮与回归。当年香港回归,许多香港人担心政局不稳定,于是引起移民到外国的热潮。不过现在看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于是很多人都又回到香港。片中的鸡佬与菜婆就是代表。

5)“富贵墟”的没落与超市的兴起。当年香港就讨论过街市的生存问题——超市的兴起,加上街市本身的问题,导致很多年迈的街市倒闭,也改变了很多人的消费习惯。这应该是个新旧文化碰撞的问题了。

还是很多情节都可以勾起港人的回忆,因为电影是从小市民的角度去讲述故事。

新一年的第一天居然是从医院开始。表弟还躺在ICU(Insensive Care Unit,重症病房)。一群亲戚整个早上就呆在病房门前,等待医生在11点发表进一步诊断结果。

医院真是个悲伤的地方。

整个早上的等待中,众人低头叹息、目光凝重、神色黯然。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默默的等待。期间很多探病的人来来往往,要么行色匆匆,要么满怀心事,毫无笑容。还有医生护士推着病人经过,也有推着尸体经过。心想,医院从来就没有快乐的回忆。

癫痫、大量饮水与缺盐。

好不容易等到11点半,走进医生的特别房间。该房间还有电视机,可以实时看到表弟的情况。医生的报告简短而无奈。经过疹治,表弟的病情已得到好转,大脑的血已渐散去,现处于浅昏迷状态,还没醒过来。虽然拍过片(CT),但还找不到病因,只能针对其症状来治疗,例如出现抽筋就让其服食抗抽筋药。也由于找不到病因,所以不能确定治疗会达到什么程度。送院前十几天,表弟出现喝水过多,同时排尿过多的情况,即经常口渴,且喝了水就要上厕所,其排尿量是普通人的10倍。这样身体就大量流失盐分,而其盐分又得不到补充,加上脑出现水肿,导致抽筋,引起癫痫。有可能是内分泌失调,导致经常口渴以及排尿过多。下一步将联合内分泌方面的医生来做进一步研究。

“红包”的疑惑。

听过医生的陈述后,众人议论下一步的诊治。医生的话是不是可信,他有没有隐瞒什么,是不是要给“红包”才会说出真相?由于医生一直说还没找到病因,而且继续拖下去也不是办法,那是不是要请专家来作诊断?专家要怎么请(送礼还是送钱),诊金又怎么算?……虽然我很不屑地在旁边听着这些庸俗的讨论,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这是社会的潜规则。听着心里更难受,人的生命还比不上一堆纸。

病人与家属的无奈。

深深感受到医院就是医生的专制的世界。当你把生命托付给他们时,他们就掌握一切,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而且这无法选择。如果碰上没有职业道德、没有人性的禽兽,那真是生不如死。我不是说那家医院有问题,只是有这样的感觉。

听了医生的报告后,也帮不上忙,最后只能带着无奈离开医院。

2009年的结尾是让人意外的哀伤。

回到家,才知道表弟出事了。生活上的烦恼,我从来都不当成是烦恼。因为再大的事情,也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但表弟的事情,我无能为力。人生最悲痛的正是,只能睁着眼看着事情恶化而束手无策!

从结果往前看,或许会找到预防的方法,但既然已成事实,就应该从结果往后看,寻找未来的方向。结果已经不能扭转了,我能做一点有用的事情吗?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新年的钟声敲响希望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