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

 昨晚失眠,于是把刚新下载的《Up in the Air(在云端)》看完,然后才在凌晨4点多睡着。能睡着,不是因为电影沉闷,而是终于看完了可以安心睡觉。

本片内容简介:
(转自 豆瓣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3077791/
    本片改编自美国作家沃尔特•肯的同名小说。瑞恩•布林厄姆(即Ryan Bingham,乔治•克鲁尼 George Clooney 饰)供职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一家专为其他公司提供裁员服务的公司,一年有300多天辗转于全国各地解雇他人,几乎以机场为家。在一次例行裁员旅行中,瑞恩遇到了商务美女亚历克斯(即Alex Goran,维拉•法梅加 Vera Farmiga 饰),二人一见钟情,却都满足于维系随意的性伴侣关系。与此同时,瑞恩公司的大学生新人娜塔莉(即Natalie Keener,安娜•肯德里克 Anna Kendrick 饰)得到了公司总裁的青睐,竭力推广通过网络视频会议远程裁员的改革。瑞恩反对变革,却不得不带娜塔莉四处实习熟悉业务……
    本片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乔治•克鲁尼)、最佳女配角(维拉•法梅加 和安娜•肯德里克)及最佳改编剧本六项提名,金球奖最佳导演、最佳影片等六项提名,并获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剧本奖。

在旅途中与Natalie的多次思想碰撞,以及经历过妹妹的婚礼后,Ryan决定改变单身的生活。但找到Alex的住址后,Ryan发现她已有了个幸福的家庭。生活的悲剧正是这样突然地展现在Ryan的眼前。即使终于如愿地突破了其人生目标的1000万英里的飞行路程,但却笑不出来。或许人生没有目标了,或许生活没有憧憬了,Ryan充满惆怅地回到其原来的生活轨迹上。

该片在探索生活的本质,从而道出Ryan的悲剧,让我看后久久不能释怀。实在有太多感触了!有机会的话要再看一遍。

PS. 影片开头用多个镜头,把Ryan收拾行李到登机的过程剪辑得干脆利落,让观众感受到一个经常坐飞机的人的娴熟。

由于不明原因,来自异世界的Ghost游荡在我们的世界,而且人类看不到它们!然而强大的Google服务器搜索出这不明来客,于是为了驱除Ghost,净化人类的世界,Google发明Android。来吧,拿起你的Android手机,装上SpecTrek就可成为战士,协助拯救世界。

以上为Android上著名游戏SpecTrek的故事背景。该游戏利用手机的摄像头、GPS、指南针、重力感应,结合Google Map、Internet,成为能够与现实交互的虚拟游戏。玩法很简单,启动游戏,选择游戏的时间长度(15分钟、45分钟或2小时),然后游戏根据所选游戏时间,以玩家当时所在地点为圆心,圈取一定范围作为游戏区域,并在该区域放置一定数量的Ghost。进入游戏,玩家只要在所选时间内,捕捉游戏区域内的Ghost,就算是完成任务。另外,游戏区域内还有隐藏物品,不过不会轻易捡到。游戏操作也很简单,玩的时候,手机平放就可以看到地图和指南针,举起手机就可以捕捉身边的Ghost。

该游戏的奇妙之处就是把虚拟游戏和现实结合,达到良好的操作体验。相信玩过Wii的,都可以想像到那乐趣。简单来说,是个随时可以玩的寻宝游戏。而且经验值像RPG一样可以累积,有等级和能力成长。这很适合替代无聊的饭后散步。

玩这游戏时,我想起了日本动画《电脑线圈》。此时我的G1就成了动画中眼镜,透过那特殊的眼镜,可以看到建立在现实世界中的虚拟世界。但此游戏的互动性肯定没那眼镜强。提起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交互,就不得不提在MIT工作的一个印度人,他的想法是结合投影仪、摄像头、3G网络等,改变我们操作电脑的方式(扯远了,改天再写下那人的演讲)。It's amazing!

PS.
1)回顾一下电子游戏的发展,就会发现人们一直在努力提高电子游戏的操作性。以Nintendo的游戏主机发展为例,红白机上的光枪和扫描条形码的游戏,GameBoy上拍摄游戏者头像成为主角头像的“口袋妖怪“(卡带上有摄像头),GBA上能够识别白天和黑夜的“黄金太阳“,NDSL及其后继机型配备麦克风、触摸屏来提高操作性,Wii则配备拥有方位及重力感应的无线手柄……

2)曾经想过改造输入设备来提高电子游戏的乐趣:
A)高中时想过利用“跳舞毯“和键盘玩电脑版的“生化危机“。跳舞毯代替方向键,其它键用键盘操作,其中空格键设为开枪键。只是当时没钱买“跳舞毯“,想自己造一个,却发现买材料也需要成本。即使还想过用赛车游戏的“方向盘“来代替方向键,但也是钱的问题,最后都没实现。

B)大学时去玩“太鼓达人“,觉得很High,于是想自己弄个“鼓“。最后的实现是5块钱买个破手柄,把它的四个方向键分别外接上四个大按钮,并把这四个按钮固定在桌上。启动个跳舞游戏后,拿起两个小的塑料可乐瓶(当作鼓棍)就可以敲了。玩起来还是有一点感觉的,只是太山寨了。还有类似的,是玩“吉他英雄“(好像是这游戏)时,把键盘放地上当作脚踏(就因为空格键够大,好踩),手拿手柄。

由于FireFox实在是太慢了,于是想装个Chrome(官方版叫Chrome,开源社区版叫Chromium)。安装RPM包时提示要安装lsb 3.2以上,而CentOS的软件包只有redhat-lsb-3.1,无奈之下只能Google一下解决办法。最后找到别人编译好的Chromium二进制包,下载解压后,可以运行。此二进制版的缺点有两个:一是只能放在固定的文件路径下运行,二是不能输入中文(就是输入法不能用,原因不明)。

找到的讨论帖:
https://www.centos.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23746

该版本的Chromium下载地址:
http://www.cs.bham.ac.uk/~cxs548/chrome.tar.gz

每年的植树节(3月12日)都不会去植树,而是算算今年几岁。

今年的植树节什么都没做,因为庆祝推迟到今天。在我的提议下,众人来到沃尔玛的妙云居吃韩国菜。今年依然会初哥捧场(已经是第三年了),然后会有大只龙做特别嘉宾(高二高三时的同桌),当然少不了同是植树节出生的芳姐(因为年龄小、体型小,所以戏称“姐“)。饭间都是闲话,但感觉特别有意思。即使是不怎么丰盛的韩国菜,也吃得挺饱的。

饭后去了Starbucks(星巴克)切蛋糕。芳姐买的蛋糕声称低糖低胆固醇,但蛋糕外围铺满白巧克力片,蛋糕上又有很多奶油,吃起来太甜了。为了不让芳姐失望地白花了一百多块,我还是努力吃完剩下的蛋糕。意外的收获是拿到了红茶积分卡和赠饮券。

蛋糕吃完后,小Party也结束了。

PS. 1、自从高中得知芳姐跟我同一天生日后,几乎每年都会庆祝一下。高中时的庆祝是四人小组(芳姐、大只龙和我,还有一个人是没固定),每人出十几二十块钱,然后我去“百佳超市“买些食物回来吃。现在想起,感觉很淳朴。到了大学,是邮寄礼物。-_-|| 好像都是我送芳姐的。到了大四那年开始聚餐,初哥也是那是开始加入。

2、每年都会收到Nv Forum(Nvidia官方论坛)的电子邮件祝福,即使知道这是设好的程序自动发送,但总会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