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

终于写下2011年的第一篇日志。新的一年发生太多事情了,还来不及记下来。

首先,此Blog所用的免费空间终于还是被墙了,更杯具的是,一直依赖的OpenVPN服务器也被墙了!导致不能随时更新Blog和网站。我非常“感谢”伟大的GFW!因此,我不得不再寻找网站空间,但是至今也没找到合适的。很想破口大骂天朝那堆SB,像developer.android.com这样的网站都要被河蟹,但是,喷口水有什么用呢?然后,继续自我压抑并痛苦着。唉,国人从古至今都是这么可悲么?

其次,外公的离去。就在上个星期天,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你外公不行了,快回来看看他”,过了一个小时后,“你外公走了,回来送他吧”。明明过年时还能3、4个小时大吵大闹,明明几星期前还精神奕奕地跟我父母谈天说地,现在说走就走了。消息虽突然,但没太大的伤感。毕竟他也80多了,亲戚们都说这是“笑丧”,都觉得能活这么长命已经不错。很久也没试过这么多亲戚聚在一起了,居然比过年还热闹。

再次,关于结婚。看着今年已经26却没带过女孩子回家的我,父母都显得特别着急。除夕夜从晚饭开始叽里咕噜催我结婚,结果弄得我破口大骂,饭都没吃完就躲到房间里。直到我扬言要离家出走后,他们才停下来,静静的房子散发着悲伤的气息。新年就是这样过去了,什么热闹喜庆,一点也感受不到。假期最后一天,我要回珠海了,仍然喋喋不休。

还有,关于工作。去年年末的工作考核,我们整个组都被部门经理刷了下来,全部降低一级。后来得到的解析是,为了平衡部门内部人员的年终奖金。对于本来就不关心这个的我来说,只是加重了离职的决心。更惨的是一个项目总监,去年被贬到北京分公司去,接了两个大项目,由于年中结婚被调回总部而导致什么奖都没扯上关系,接手的人却在公司年终晚宴公开拿了几万块奖金,还没算直接打到账上的年终奖金。

这个月被安排了个项目,需要移植公司其它系统的一个老旧插件。本来该插件都没人维护了,还要送给客户用。于是找到该插件的作者(目前贵为项目总监,不写代码了),他说那东西没文档、没源码,不能定制,只能硬搬过来。我让他协助,他说忙,介绍了一个有相关经验的同事给我。我找到那同事,他也说忙,经沟通后,我只能勉勉强强地拿到一些所谓的相关代码,看着不知道是什么。本来公司的东西没文档是习惯了的,但是连人也不来协助一下,那项目还能怎么干?于是那活丢在一边,放了一星期。到了这个星期,前方实施人员打电话来催,弄得部门经理助理慌张,我的组长大骂,于是安排别人来做。那人也害怕,边做边骂(最讨厌那种只会对着电脑大骂,而不去分析解决问题的白痴)。后来还是把那插件的作者拉过来协助,貌似今天搞得差不多了。

离职的,或者有想法的同事越来越多了。而我的三年合同也差不多了,是时候换个环境了。

最后,写写收获吧。

由于免费空间被墙,也找不到合适的空间,于是寻找解决方案来存放我的常用网址。后来看上了Chrome的书签同步功能,并做了个Chrome Extensions来展现这些网址。这才发现原来Chrome Extensions是这么好玩的——基于Javascript、CSS和HTML,通过访问Chrome API来编写的插件。

找了很久,然后又等了很久的日本杂志《大人之科学》第25期终于到手了!把附带的弄好后,装上胶卷,拿去外面拍了一下,很好玩。为什么日本人做的东西总是那么吸引?当然,除了福岛核电站。